亚美am8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 亚美am8官方网站 >

美媒:枪支是美国独有且持久的顽疾 “病根”在其政治、文化和法

时间:2023-08-29 17:04    作者:admin     点击:

  美媒:枪支是美国独有且持久的顽疾 “病根”在其政治、文化和法律中根深蒂固

  中国日报网8月28日电 当地时间8月26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北部杰克逊维尔市一名白人男子在一家商店开枪打死3名黑人,随后开枪自尽。该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表示,枪击“出于种族主义动机”,枪手“针对的是种族”。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NBC News)27日报道称,美国枪支暴力频发的部分原因来自这个国家种族主义的黑暗历史。美国政府两年前进行的一项综合性审查发现,“以种族或民族为动机的暴力极端分子”,尤其是那些“宣扬白人种族优越感的人”,是美国面临的最“持久和致命的威胁”之一。

  根据美国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该组织去年记录了6700多起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宣传及现场活动,创造了“历史新高”。并且,除了夏威夷州以外,美国每个州都充斥着反犹太主义、种族主义等宣传。

  不过,造成美国枪支暴力顽疾愈演愈烈的原因并非只有种族主义。美国VOX网站在27日刊发的文章中指出,枪支是美国独有且持久存在的问题,造成杰克逊维尔枪击这类悲剧的诸多因素在美国的政治、文化和法律中根深蒂固。

  文章称,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高收入国家像美国一样有如此高的枪支暴力死亡人数。每天有120名美国人丧命于枪口,平均每年43375人。自2009年以来,美国年均发生19起造成至少4人死亡的枪击事件。此外,美国的涉枪他杀率也是其他高收入国家的26倍。

  文章指出,控枪反对者总是将美国枪支暴力泛滥的问题描述成愈发普遍的精神健康危机体现出来的症状。但每个国家都会存在患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人或者极端分子,这些问题并不是美国才有的。美国所独有的,是自国家建立以来,对普通人持有枪支的观点深深根植于政治、文化和法律中,全国性的政治进程都无法改变它。

  尽管去年美国国会近30年来首次就有限的枪支改革达成协议,但近期的枪击事件表明狭义的改革根本无法阻止大规模枪击的发生,也凸显出枪支暴力顽疾在美国的根深蒂固。

  由于缺乏全美性的数据库来登记民众是否拥有枪支,很难估算美国私人拥枪数量。并且,在没有强有力的联邦枪支贩运法律的情况下,枪支黑市“蓬勃发展”。文章表示,美国有很多枪,更多的枪就意味着更多的枪支死亡。

  瑞士“小型武器调查”项目(Small Arms Survey)此前估算发现,2018年美国约有3.9亿枪流通,相当于每百人中约有120.5支枪,这一数字在此后几年还会攀升。民意调查机构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Gallup)称,到2021年,42%的美国家庭拥有枪支。

  研究人员发现,美国的枪支拥有权和枪支暴力之间存在明显联系,一些人也认为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例如,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2013年牵头的一项研究显示,家庭持枪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马萨诸塞州的涉枪他杀率就会上升0.9%。倡导枪支管制组织“为每个城镇带来枪支安全”(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一项研究也显示,在美国枪支法律较为薄弱的州,与枪支有关的他杀和自杀率更高。

  文章称,枪支死亡和拥有枪支之间的关联要比暴力与心理健康问题之间的联系密切得多。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教授杰弗里·斯旺森(Jeffrey Swanson)对减少枪支暴力的政策进行了研究。他的一项研究表明,即便所有的精神分裂症、躁郁症和抑郁症都有可能被治愈,美国的暴力犯罪也只会下降4%。

  此外,在美国枪支制造商和全美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的推动下,仍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进一步武装是防止枪支暴力的方法,也就是“持枪的好人”理论。但斯旺森指出,没有证据证明“我们需要更多人在更多地方拥有更多枪,这样我们就能保护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

  美国的拥枪文化在一起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后使得探索针对枪支暴力的政策解决方案变得更加困难。在其他没有如此枪支文化的高收入国家,大规模枪击事件往往会激发公众对控枪举措的支持,但如果以美国的标准来衡量,类似的措施似乎有些极端。

  斯旺森批评称:“其他国家看到这个问题时会说,‘在社区里带着手枪到处走的人太危险了,所以我们要对合法持枪的途径进行广泛的限制,对于那些可能有充分持枪理由的人例外处理’。但在这里(美国),我们的做法却恰恰相反。我们会说,按照联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对宪法第二修正案的解释,每个人都有权拥有枪支来保护自己。我们还试图对真正危险的人例外,但我们都不清楚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文章还指出,虽然大多数美国人支持更多的控枪措施,但来自枪支游说团体等方面的压力却形成了巨大的阻碍。美国巴纳德学院(Barnard College)教授马修·拉孔贝(Matthew Lacombe)曾在2020年表示,许多美国政客认为,支持枪支管制更有可能令他们失去选票,而不是帮助他们赢得选举。

咨询中心